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法律风险

      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法律风险已关闭评论

前言

社会团体是指我国公民自愿组成,为实现会员的共同意愿,按照其章程开展活动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。在我国的具体实践中,社会团体的存在形式具有多样性,如名称中含有协会、商会、学会、研究会、校友会、慈善会、促进会、联谊会、联合会、联盟、论坛、大会等字样。业务领域包括经济、文化、教育、体育、卫生、宗教、科学、法律等各个领域。根据中国社会组织网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我国已登记的社会团体为36.47万个,其中民政部登记社会团体1971个,地方登记社会团体36.25万个。社会团体的形式多样,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,包括文化、教育、体育、医疗、科学、宗教等领域,各个领域面临的问题各不相同,为了最大限度的总结和梳理目前社会团体常见的法律风险,我们从司法判例、行政处罚以及相关报道中,统计出社会团体常见的十大风险。

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法律风险

社会团体的分支机构,是指社会团体根据开展活动需要,依据业务内容的划分,设立的专门从事该社会团体某项业务的活动的机构。

社会团体的代表机构,是指社会团体在登记住所地外,属于其活动范围内设置的代表该社会团体,承办该社会团体交办事项的机构。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在丰富社会团体的服务内容、扩大服务范围、提供服务质量,便捷服务流程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2014年的国务院出台相关政策,明确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设立不再履行审批程序,并要求不得刻制公章,不再分配组织机构代码,那么其设立均由社会团体自主决定。近年来,全国性,地方性的社会团体为了发展业务,设立了大量的分支机构和代表机构,但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,不得单独对外签署协议,其所有的法律责任均由社会团体来承担。那么实践中,社会团体对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管理不善,也会给社会团体带来诸多法律风险。

第一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不规范使用名称

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取消全国性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登记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民发〔2014〕38号)第五项明确规定:“社会团体的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名称不得以各类法人组织的名称命名,不得在名称中使用‘中国’、‘中华’、‘全国’、‘国家’等字样,开展活动应当使用冠以所属社会团体名称的规范全称。”根据民政部门公布的社会团体行政处罚案例,因为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名称问题受到行政处罚的案例较多。

某全国艺术品商会(以下简称“艺术品商会”)在分支机构,艺术品商会学术委员会下再设立分支机构“中国某文化研究会”,并对外开展活动。“中国某文化研究会”以法人组织的名称命名并使用“中国”字样,且“中国某文化研究会”在对外活动和宣传过程中,还使用了“中国某石文化研究会”和“中国某石研究会”的名称。鉴于在调查过程中,艺术品商会主动改正错误,消除影响,撤销了“中国某文化研究会”,停止设立类似分支机构,并采取措施加强了对分支机构的管理,2016年2月4日,民政部依据调查结果,对艺术品商会作出停止活动1个月的行政处罚。

中国某研究会违规设立“中国国家某协会”“中国某企业家联合会” “中华某文化研究促进会”“中华某委员会”等多个分支机构,被民政部作出停止活动3个月的行政处罚。

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名称的不规范使用,给机构带来的不仅仅是行政处罚的风险,同时也会带来民事相关风险,比如社会团体分支机构,在对外的文件中并不使用全称而使用简称,那么有可能导致合同相对方的错误意思表示,那么有可能带来民事纠纷。

第二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下再设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

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取消全国性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登记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民发〔2014〕38号)第四条明确规定:“社会团体不得设立地域性分支机构,不得在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下再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。”这就是通常所说的“三级机构”。

中华某文化促进会在分支机构“某文化委员会”下再设立分支机构“某联合会”、 “某文化委员会旗袍联合会”等行为,违反了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第十七条第一款和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取消全国性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登记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民发﹝2014﹞38号)关于社会团体不得在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下再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规定。民政部门依据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第三十条第一款第(五)项的规定,对中华某文化促进会作出了警告的行政处罚。

中国某建筑学会,在分支机构“某建筑材料分会”下再设“中国某建筑学会建筑材料分会墙体保温材料及应用技术专业委员会”;在分支机构“室内设计分会”下再设立“学术委员会”、“教育委员会”、“继续教育委员会”等69家分支机构。其行为违反了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第十七条第一款和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取消全国性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登记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有关问题的通知》(民发﹝2014﹞38号)关于社会团体不得在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下再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规定。民政部门依据《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》第三十条第一款第(五)项的规定,对中国建筑学会作出了警告的行政处罚。

社会团体如果对二级机构疏于管理,二级机构为了快速发展,其再设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,那么就直接违反了民政部的政策规定,将会给机构带来严重的行政处罚的风险。

第三,超出业务范围设立分支机构

社会团体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应当按照其宗旨和业务范围设立。实践中,由于社会团体片面的扩大发展分支机构,设立的分支机构并不符合其宗旨和业务范围,这样给机构带来风险。

中国某科学学会存在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违规设立“某行业工作委员会”“某教育专业委员会”“某足球工作委员会”“营地某专业委员会”等分支机构和对分支机构疏于管理的违法行为,根据民政部有关规定,对中国某科学学会作出停止活动2个月的行政处罚。中国某研究会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,违规设立的“中国国家某协会”“中国某企业家联合会”“某灯谜协会”“中华某文化研究促进会”“中华某委员会”等多个分支机构。中国某技术合作促进会超出章程规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,违规设立分支机构“中国某军民融合发展促进会”。

以上都是近年来,社会团体超越宗旨和业务范围遭受行政处罚的案例,所以社会团体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时候,需要审查该二级机构所从事的业务,是不是在社团的业务范围之内。比如一个社团当中,并没有开展评估的业务范围,那么对二级机构进行评估和审核的时候,就要看看二级机构的业务范围是不是有包含评估的。

第四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违规对外开展活动

《民政部关于印发<关于规范社会团体开展合作活动若干问题的规定>的通知》(民发〔2012〕166号)对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开展对外合作做了明确规范:“未经社会团体授权或者批准,社会团体分支机构(代表机构)、专项基金管理机构不得与其他民事主体开展合作活动。经授权或者批准开展合作活动的,应当使用冠有所属社会团体名称的规范全称。”

2014年,中国某社团在云南设立代表机构,云南代表机构负责人,以代表机构名称在当地签署了一份租赁协议,约定租赁某厂房,年租金30万元,租赁合同中加盖了代表机构公章,对此该社团对此事并无知晓。由于该代表机构并未按照约定时间支付租金,出租方将社团起诉至法院,要求该社团支付租金30万。该社团以不知情抗辩,人民法院不予认可,判决中国某社会团体支付租金30万元。中国某社团为了该案件不仅支付了租金,也要承担机构前往云南应诉的所有成本。

由于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并不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,其法律责任由设立该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社会团体承担。因此,实践中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在开展对外合作时,必须获得社会团体授权或者批准,并得到充分的监督指导。否则,社会团体就要为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违法后果买单。

第五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不得再制定会费标准、收取会费,以设立二级机构名义变相收取管理费、赞助费。

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不得再制定会费标准,收取会费。首先二级机构不得再制定会费收取标准,必须严格依照社会团体会费收取办法执行。其次,也有的二级机构的发起单位要求,二级机构的会员将会员汇入发起单位账户,这些都是违法违规操作。

某商会设立了一个代表机构,代表机构发起人是某企业,该代表机构经常举办各种交流活动,会员发展非常的快,由于组织活动需要经费,每一次经费的申请都要通过商会账户,需要走程序,较为繁琐。商会代表机构负责人,为了便于工作开展,要求会员将会费打入发起企业的账户,由于企业账户不能开具相关会费票据,某会员向民政部门投诉举报。民政部门给予该商会警告行政处罚,要求限期改正。

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国务院取消全国性社会团体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登记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有关问题的通知》要求社会团体应当将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财务、账户纳入社会团体统一管理,不得以设立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的名义收取或变相收取管理费、赞助费等。除此之外,社会团体还应按照该规定做好其他的监督管理工作,比如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机构不得委托其他组织运营。

第六,分支机构、代表机构运营方面的其他风险

社会团体分支机构的风险,不仅体现在法律层面,也包括在政治、舆论层面。社会团体分支机构负责人,代表分支机构发表言行,也同样有可能给社会团体带来舆论方面的风险。比如某环境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,在接受某报刊采访时,以专业委会主任的身份对某社会事件发表看法,其言论违背了公众的常识,造成舆论的哗然,给协会带来舆论方面的负面影响。虽然该风险不属于法律风险,但是这也是社会团体在管理分支机构层面需要注意的问题。